中国苏州首页 > 领导信箱
市委书记信箱
我要写信
回复率
市长信箱
我要写信
区长信箱
我要写信
来信回复选编
满意度
部门信箱
我要写信
来信回复选编
回复率
满意度

部门信箱

投诉苏州口腔医院(平江院区)和苏州医患纠纷调解委员会
2020-09-24 21:59:17
本人(1991年女)于2016年7月开始正式在苏州口腔医院接受正畸治疗。矫正目的:牙齿健康,美观(龅牙,牙齿不齐)。矫正之前,上牙稍微有点龅,希望往里面收一点,下面仅有两颗门牙不整齐,希望排齐即可。 大概情况:2016年8月,在已经拔掉4颗健康牙齿后,由申丽娜医生操作戴牙箍,几个月后,下面两颗门牙已经排齐,此时下牙龈有部分萎缩。2017年3月份,申丽娜医生给植入两颗支抗钉并每月复诊加力,在这之后的几个月时间里:①:上牙肉眼可见纵向往上移动了3-4毫米,这也导致现在不管怎么笑上牙只能露出来一点点了,下牙笑的时候本不应该露出来现在却会露出来很多,笑的特别难看和奇怪;②:下牙牙龈严重萎缩并且松动很厉害,当时严重到继续治疗过程中有可能出现牙齿掉落情况。 2018年5月左右申丽娜医生辞职,我被转给费珍医生继续治疗。至2019年6月,牙齿间隙关闭。但是上述两个问题依然存在(第一个问题医院一直没有及时发现和处理直到此时由我提出才被发现),跟医生及医院反映问题后,医生只告知没有解决方案,他们医院做不到让上牙露出来多一点,而且黑三角牙龈萎缩是不可逆的,也恢复不到我以前的样子,一切只能这样了。期间让我自己去南京省口腔医院,南京市口腔医院以及上海九院去看,我都配合他们自己去这些医院了,以上医院专家说我提的问题是存在的,但是现在下牙骨已经吸收太多又松动,牙套还没拿掉,在已经很槽糕的牙齿情况下,不好继续治疗。结果很明显,包括我自己去的牙博士,他们的建议都是由原医院处理。 我为此事花费了很多时间与精力,也受了很多罪,本来正常两年时间已经能结束治疗,但到目前已经四年多时间了。矫正之前,是希望下面两颗门牙整齐了,刷牙牙缝间也能刷到,牙齿会更健康,可是结果是现在下牙牙骨都吸收掉了并且拿掉牙套还会松动,下牙缝看过去就是几个挺大的洞,谈何健康;矫正前,上牙露齿度正常,笑的时候可以上牙可以全部露出来,不会露出下牙,结果现在笑只会露出一点点上牙和很多下牙,像瘪嘴老太婆(非歧视不过朋友都这么说),很别扭很难看,如果医院不能继续帮我治疗或者重新矫正我一辈子都没办法笑的正常。矫正至今,没有更健康也没有更美观,反而给我牙齿带来很大的伤害,下牙这种情况不仅会影响我牙齿使用寿命,而且拿掉牙套后除了常规保持器还要终生另外戴一个保持器在里面。看着自己矫正前后照片对比以及医院拍的照片和影像对比,简直心如芒刺,如鲠在喉。 问题出现后,我一直以来都是态度很好的跟医生和医务科商量,希望他们再帮我继续治治这两个主要问题,但是院方只是拖延,对医院方面造成的医疗事故不愿挽救也不愿承担责任。 2020年7月份我无奈找了苏州市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十梓街397号)从中调解,没想到完全没有作用。第一次去沈兰生主任就告诉我:医学是不完美的。第二次去的时候基本是我们自己跟院方人沟通的。2020年8月7日,经过再一次复诊,院方还是告诉我无法继续为我治疗上牙露的太少问题,只是建议我做牙周治疗让下牙不恶化,让我直接去找医患调解委员会,说医院听政府的。但是8月10日,我打电话找调解委员会,沈兰生主任直接告诉我不用去找了。 这样我就被抛弃了。2020年8月13日,再次致电沈兰生主任,告诉沈主任医务科愿意过去并且他们随时有时间,沈主任再次明确拒绝我,不调解了,没什么好商量的,医院已经很有诚意了,医学不是完美的,你要觉得不满意就找其他途径。沈主任和口腔医院医生以及医务科都认识,他们之间接触的比较多这是正常情况我理解,但是,作为专门处理医患纠纷的政府机构,我对于调委会沈兰生主任这种说法、态度和处理方式我完全不能接受并表示很震惊。 医院医务科我已经沟通多次,去年医务科沈留留提到过针对笑起来上牙露的太少难看可以尽量调节一点,后来费医生和宋主任就一直说他们反正是调整不了了。 因为第一个给我做矫正的医生已经辞职,现在我希望医院方面能负起责任。我现在牙齿被他们治的一塌糊涂一堆毛病,每天带着牙套很难受,急需他们给出方案继续治疗。谢谢
苏州市卫生健康委员会
2020-09-28 15:35:24
您好!继您上次投诉之后,我委相关工作人员已与您进行了电话沟通,您决定继续调解,而后我委将您的意思转达至医调委和苏州口腔医院,重启调解程序。上周医调委和苏州口腔医院向我委反馈多天多次(有记录)电话联系您均未有人接听,我委后致电1801555****也未有人接听,请您接到反馈后,及时与医调委(0512-67289991)或者苏州口腔医院联系。
您对答复是否满意: 密码 满意 比较满意 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