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报送 | 政务邮箱登陆 繁体版 ENGLISH

首页 > 新闻中心 > 苏州要闻

苏州法院资源环境司法保护工作纪实
时间: 2017-01-11    编辑: 中国苏州网编辑    来源:苏州日报
浏览次数:
字号:[ ]

视力保护色:

创新适用恢复性司法,被告人太湖边放养万斤鱼苗。

 

  来过苏州的人都会因“人间天堂”的美景而流连忘返。在山水秀美、人文厚重、和谐宜居、绿色低碳的生态苏州,有一群人在默默守护着这片好山好水——他们就是苏州两级法院审理资源环境类案件的法官们。
  近年来,苏州两级法院紧密结合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绿色发展理念,积极打造以资源环境审判为主的服务生态文明建设平台,切实强化环境恢复、有效预防、公益优先的环境司法理念,加大生态环境司法保护力度,用司法之剑守护“美丽苏州”的碧水蓝天。2014年以来,苏州两级法院共审理一审环境资源类案件219件,其中刑事案件131件,民事案件44件、行政案件44件。


  拓宽渠道:环境公益诉讼零障碍


  环境公益诉讼制度不仅能够有效维护环境公共利益,对环境私益诉讼起到示范推动作用,而且为环保社会组织依法有序介入社会公共事务提供了制度通道。新环境保护法生效之前,苏州中院已经开始尝试畅通环境公益诉讼渠道,在全省范围内率先试水环境公益诉讼。
  早在2014年8月,苏州中院就受理了昆山市环境保护公益联合会诉赵某、昆山某电子公司、马铮钦环境民事公益诉讼一案,该案是苏州地区首例环境公益诉讼,也是全省范围内较早受理的环境公益诉讼。在该起案件中,苏州中院明确了昆山市环境保护公益联合具有提起环境公益诉讼的主体资格,畅通了苏州地区环保社会组织依法提起环境公益诉讼的渠道。
  2015年底,由中华环保联合会为原告、昆山市检察院支持起诉的张某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在苏州中院宣判。法院依法判令被告张某支付场地污染修复费、场地调查费等156291.1元,相关费用支付至昆山市环境保护公益金专用账户。这是苏州中院首例以判决方式结案的环境公益诉讼案件。
  2014年2月至3月期间,被告张某在昆山市玉山镇某厂房内非法电镀,并将含有重金属铬等有毒物质的废水未经处理非法排放,造成严重环境污染。同年8月,昆山市检察院以张某涉嫌污染环境罪向昆山市法院提起公诉。同年11月,张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两万元。
  中华环保联合会作为国务院批准、民政部注册的非营利性社会团体,于2015年7月,以原告身份向苏州中院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张某赔偿场地污染修复等费用156291.1元。
  合议庭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实地勘验被污染现场,掌握第一手资料,全面了解污染程度;走访调查受污染场地周边的居民,了解案发时的环境状况,倾听人民群众的司法需求;制订周密庭审方案,熟练把握相关法律法规、部门规章和技术标准等,确保案件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根据我国《环境保护法》《侵权责任法》《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相关规定,苏州中院审理后认为,张某非法从事电镀作业,造成电镀车间外空地上的排水沟及排水沟附近的表层土壤的铅、铬和六价铬污染,应当依法承担环境修复责任,防止生态破坏的继续或扩大,故而支持了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该案的审理,从起诉案件主体的确定,到判决方式的确定都进行了一些有益的探索与尝试。”苏州中院行政一庭庭长、该案审判长潘亮说。据了解,新《环境保护法》实施之后,苏州法院积极应对《环境保护法》对环境公益诉讼原告资格的限制性规定,为推进我市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工作的顺利开展,促成苏州市生态文明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专门发文规定,中华环保联合会及苏州市生态协会等符合法律规定的社会组织可委托苏州市律协推荐的公益诉讼律师提起相关诉讼。
  “作为苏州中院依法判决的第一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注定会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但从被告的悔改态度、判决的赔偿程度和受损害民众的满意度来看,该案的审理结果非常圆满。”原告中华环保联合会工作人员、该案委托代理人黄某表示。
  与此同时,苏州法院积极探索建立环境保护公益金制度,设立独立账户,既实现款项来源多样化,又保障多方监管专款专用。先在环境保护民事公益诉讼案件中,促成昆山市设立了昆山市环境保护公益金账户,并在此基础上,后又促成苏州市成立了市级环境保护公益金账户。目前苏州中院已依法受理了9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累计标的额逾亿元,案件最大标的额为4500万元。


  联动执法:水生态保护无盲区


  苏州除有“江南园林甲天下,苏州园林甲江南”的美称,还常被人称之为“水城”。因为苏州总体面积8488.42平方公里,河港交错,湖荡密布,水域河流面积占总面积的42.5%。最著名的湖泊当属太湖,最著名的河流当属京杭大运河。
  苏州中院自2013年12月21日起,在全市法院推行环境案件“三审合一”试点工作,将涉及资源环境的行政、刑事、民事以及非诉行政强制执行审查案件集中到行政审判庭统一审理,并指定姑苏区法院、昆山市法院和常熟市法院负责全市范围内资源环境案件的审理工作。
  姑苏区法院作为三家集中管辖法院之一,专门审理六城区的资源环境类一审案件。因此,审理涉及太湖和京杭大运河的各类环保案件的重责主要落在了姑苏区法院的肩上。
  大运河苏州段不但沿岸拥有众多历史文化遗产点,而且也是城市居民的重要生活水源。然而,因受利益驱使,沿岸的一些企业或私人作坊竟把大运河当成了排污渠道。对此,姑苏区法院加强与相关部门的沟通协作,进行重点打击,助力守护美丽运河。
  2014年7月至2015年2月间,徐文龙、徐兴苟使用苏州市旭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位于苏州市吴中区郭巷镇尹山村京杭大运河边的废旧、破损反应池,通过周书福、苏州秋泽化工贸易有限公司,从浙江友联化学工业有限公司以船运方式运进大量副产稀硫酸至前述反应池,再以渗漏方式将其中2702.09吨排放至京杭大运河,严重污染环境。
  姑苏法院受理此案后,合议庭多次走访调查现场、咨询专业机构,最终依法认定应急处置费用和废酸液检测费为发现和查明环境污染情况和污染范围、防止污染事件造成更大危害所支出的合理、必要费用,应纳入两被告人犯罪行为所致损失范畴。该院经审理后认为两被告人均构成污染环境罪,分别判处徐文龙、徐兴苟有期徒刑四年和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并处罚金。经江苏省环境科学院评估,该案造成的环境污染损害费用为人民币3288万余元。2016年11月14日,苏州中院已受理苏州市检察院就该案依法提起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这是苏州地区以检察院为原告的首例环保民事公益诉讼。
  太湖水生态环境的保护也存在同样的情况,法院受理的案件类型以污染环境罪和非法捕捞水产品罪为主,集中表现为私营业主随意向太湖倾倒有毒有害物质;太湖渔民在禁渔期滥捕滥捞等。姑苏区法院调研发现,原有的各职能部门“各管一段”的水资源管理保护制度存有一定盲区和漏洞。为了恢复太湖碧波美景,该院与姑苏区检察、公安、环保等单位和部门建立了环境执法与司法联动机制,以严厉打击破坏绿水碧波的违法犯罪为重中之重,刑事、民事、行政责任“多管齐下”,各司其职,协调配合,形成了各部门连环制裁的保护效应,实现了水生态环境立体化保护。2016年以来,姑苏区法院对破坏太湖水域的25件刑事案件进行了审理,45名被告人受到刑事处罚。


  创新机制:破坏生态环境零容忍


  从保护环境的角度出发,遏制污染、破坏的行为当然是越快越好。但法院的裁判应当遵循法定的程序要求,一般具有滞后性,有时并不能起到及时救济的效果。为此,苏州法院在环保审判中,及时制止环境污染和破坏行为,先叫停再裁判,为环境保护赢得了时间。
  2014年3月,昆山市法院的法官与昆山市环保局的工作人员来到昆山市根本五金有限公司,送达强制执行的裁定书,并禁止该企业在特定场所继续从事违法生产行为。这是江苏省法院系统首次在案件先行叫停环境污染和破坏行为,也是环保和司法部门快速联动的有效尝试,目的就是为了有效执行以前难以执行到位的“行为罚”。
  昆山市根本五金有限公司未经环保行政主管部门审批同意,擅自上了生产线。昆山市环保局认为其“在水污染物排放、大气污染防治设施建设、危险废物存放、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报批等方面存在违法行为”,据此对其作出罚款27万余元并责令停止生产的行政处罚。然而,该企业“在法定期限内未提起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又不履行行政处罚决定书规定的义务”,昆山市环保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的相关规定向昆山市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该案承办法官周游说:“我们对昆山市环保局的申请,进行了一个星期的审查,认为其符合环保禁止令执行条件,所以发布了强制执行的裁定书,并禁止环境污染企业在厂区内进行生产。”
  “法院的裁定十分给力、有效。”昆山市环保局工作人员陆剑奋说,这家企业当场就停工了。以前,环保部门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主要是对“经济罚”进行执行,而“行为罚”难以得到有效执行,法院的禁令就可以有效执行“行为罚”。而且,禁止环境污染企业继续从事违法生产行为,如果发现企业未履行相关禁止内容,法院将按照法律规定,依照其行为的严重程度,可对法定代表人采取包括罚款、司法拘留等在内的强制措施。
  除上述探索与实践外,昆山市法院还与昆山市环保局、中国人民银行昆山支行协商,制定信贷备忘录,创新推出“绿色信贷制度”,将企业环境违法情况与银行信贷直接挂钩,促进企业改正环境违法行为。昆山市法院将所有经该院强制执行且发布禁止令、执行令的企业信息,报送给中国人民银行昆山支行并经其下发给各商业银行。各商业银行根据法院报送的环保类企业名单,就信贷的资格审核条件、客户准入标准、客户和产品政策等方面进行了严格界定,把好环境准入关;还通过提高利率定价等手段限制环保不达标企业的信贷支持,对昆山范围内涉及的环保不达标企业及时做了风险提示,要求各分支机构关注企业环保条件的整改情况,及时做好退出准备。因这一创新举措取得了极佳的社会效果,被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确定为全省2015年度环保审判亮点工作。


  巡回审理:环保法制教育零距离


  “如今在家门口就能看到法官的审判,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我还是第一次,也算是给自己上了一课。”常熟市练南村的村民李某说起巡回宣判时这样说。2015年4月30日,常熟法院在案发地巡回宣判一起非法狩猎案件,承办法官就案说法,对村民进行环境保护的现场法治教育,起到了审理一案、教育一片的效果。
  2014年12月29日夜间,徐某携带气枪、手电筒等工具至常熟市尚湖镇练南村树林,射杀了黑尾蜡嘴雀、灰背鸫、珠颈斑鸠等共计29只,被民警当场查获。经鉴定,上述鸟类均属国家保护的有益或有重要经济、科研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
  巡回审理并非简单的亲民秀,而是一堂生动而又迫切的法制课。常熟市境内山丘众多,有虞山、顾山、福山等,素有“十里青山半入城”之说,动植物资源非常丰富,非法狩猎行为屡有发生。早在2014年,常熟法院环保合议庭就审结了一起发生在沙家浜风景区的非法捕猎案件,景区内的245只夜鹭幼鸟和83只夜鹭蛋遭非法捕猎,四名被告因非法狩猎破坏动物环境资源入刑。尽管如此,在不少市民心目中,打鸟顶多算是淘气,跟刑罚是完全挂不上钩的。因此,当此类案件又发生时,该院决定对案件进行巡回审判。
  风和日丽下,“巡回审判”几个大字十分醒目。几张木桌,几排板凳,前来旁听的一百多名村民将现场挤得满满。案件当庭作出判决,被告人徐某因犯非法狩猎罪,被判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国家保护野生动物及其生存环境,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非法猎捕或者破坏。就连大家最常见的麻雀,在2001年也列入了《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这意味着猎捕麻雀也属于违法行为。除了麻雀,像青蛙、野鸡、野兔这些常见的野生动物,也是不能捕杀的。因为它们属于我国‘三有’动物,即对国家有益的或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捕捉这些动物都有可能构成犯罪。”庭审结束后,法官用以案释法的形式给村民讲解了相关法律知识。不少村民表示,以前觉得打几只鸟、捉几只青蛙根本不算回事,今后一定会引以为戒,不存侥幸心理,认真遵守法律法规,自觉保护野生动物,爱护自然环境。
  这只是苏州环保案件巡回审判的一个缩影,这样的巡回审判已在苏州全市范围铺开,致力于将纠纷化解在当地,将矛盾解决在萌芽,将环保理念传播给更多的群众。2014年以来,两级法院的环保法官们,开展巡回办案、宣传80余场次,发放法制宣传材料1000余份,为群众送上了一堂堂生动的法制课,既体现了法律的震慑力和司法公信力,也提高了群众的法律意识和环境保护意识,促进了当地生态和谐,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