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报送 | 政务邮箱登陆 繁体版 ENGLISH

首页 > 政务服务 > 绿色通道 > 老年人 > 常见问题

为什么日间照料中心吸引不了老人的目光?
时间: 2014-11-19 10:48    来源:中国苏州网编辑
浏览次数:
字号:[ ]

视力保护色:

  昨天(11月18日)上午,吴中区郭巷街道国泰社区日间照料中心管理员倪明德,像往常一样打扫卫生,整理桌凳。然而,整洁漂亮、设施完备的日间照料中心却鲜有人光顾。两个多月来,倪明德就是在这样的等待中度过,几乎成了一个“孤独的守望者”。倪明德的管理员生活,仅仅是苏州众多动迁小区的一个缩影。除了吴中区,在其他动迁小区里,也有类似现象。
  社区日间照料中心,主要是为白天家中无人陪伴的老人提供一个群体活动场所,让他们在一个安全环境中拥有丰富的业余生活,以得到精神慰藉,也能让其子女安心工作。为何这个非常实在的民心工程,在动迁小区却吸引不了老人的目光呢?


  很寂寞万事俱备 只“欠”老人
  昨天,记者在国泰社区主任沈伟的带领下,来到国泰社区日间照料中心。走进这个两层高的小洋楼,电教室、阅览室、书场、小影院、健身恢复室、休息室、医务室等设施一应俱全:健康恢复室内摆放了10多种健身器械;休息室内有高档躺椅;小影院内有高档按摩椅;阅览室内有各类图书和可以上网的电脑等。
  “除了有戏剧表演,老人们基本不过来。”国泰社区日间照料中心管理员倪明德告诉记者,这个日间照料中心从今年9月22日开放至今的两个月内,除每次社区邀请戏剧团来唱戏,能吸引160人左右的老人来观看外,其他时间只有寥寥数人是这里的常客。在他的印象中,来得最多的一次,一天也就10多人在这里玩了半天,下午就不来了。“我这个管理员当得蛮难为情的。”倪明德笑称。
  记者跟随沈伟在日间照料中心走了一圈,发现照料中心一楼到二楼的楼梯台阶非常低。沈伟介绍,当初在设计日间照料中心时,就考虑到老人的方方面面,尤其是老人的步子较小,所以,就将台阶设计得较低。然而,“万事俱备,只欠老人”。
  沈伟说,国泰社区现有住户2112户,常住人口8316人,其中70岁以上的老人有863人,70-79岁之间的老人有579人,80岁以上的老人有284人。在日间照料中心投入使用前,大家还担心社区老人较多,如果蜂拥而至,照料中心还无法接待呢。所以,他们还按年龄层次做了“人员分流计划”,并且将照料中心按“动”和“静”分出来。喜欢热闹和打麻将的老人专门安排了一间社区棋牌室,喜欢安静的老人就到日间照料中心。“结果与我们期待的完全相反,来的人很少。”沈伟说,无论是棋牌室还是日间照料中心,来娱乐和休闲的老人都只占了社区老人总数的一个“零头”。


  蛮常见无人照料 并非个例
  像国泰社区日间照料中心“遇冷”的情况并非孤例。昨天,记者走访多家动迁社区日间照料中心发现,类似的现象也一直困扰着不少动迁小区。
  “我们也有各类娱乐设施,但很少有老人过来。”在苏州工业园区胜浦街道浪花苑社区民众联络所二楼,社区日间照料中心白天随时开放着。然而,这个照料中心开放至今,一直是“独角戏”的主角。一位社工告诉记者,浪花苑社区日间照料中心设在民众联络所,可以优势互补,老人既可以在这里休闲娱乐,还可以看病诊疗。因为隔壁就是浪花苑社区卫生站、图书馆等,但即便这样便利,日间照料中心还是少有老人问津。
  在胜浦街道吴淞社区日间照料中心,原本考虑到社区老人较多,预备了马路两侧的公建房备用。然而,经过一段时间的开放,除了少数老人来吃一顿午餐外,参加娱乐活动的很少。目前,曾经预留的两间大活动室,只能空闲着。而老人们每天吃过午餐后,又各奔东西。日间照料中心似乎成了老人们用餐的地方。
  记者在园区唯亭街道青剑湖社区日间照料中心了解到,该照料中心建筑面积有1200平方米,是一个集文化、休闲、娱乐、健身为一体照料中心。社区还针对老年人的各类需求,开设了老人活动室、休息按摩室、舞蹈健身室、棋牌室等各类活动室,老人们可以在该照料中心休闲娱乐、谈心交流,健身锻炼,可以说为社区老人“老有所养、老有所乐、老有所医”的晚年生活提供了保障。然而,这个日间照料中心开放三年多来,除了放映室经常有部分老人光顾,楼上的各类活动室也鲜有老人光临。


  老人说感觉还是家中好
  社区日间照料中心能为老人提供午餐,还有各项娱乐设施。理应是老人们乐意往返的地方。但为何与社工的预期恰恰相反呢?
  “有的老人考虑到吃午餐要给钱,索性就不来了。”沈伟分析,就他们国泰动迁小区来讲,有些老人听说在日间照料中心吃午餐要收费,这些节约了一辈子的老人不想花这个钱。沈伟介绍,其实,国泰社区针对85周岁以上的老人,在餐费方面还有补贴。如85-90周岁的老人,午餐标准是5元钱的两荤两素,社区补贴1.5元,个人承担3.5元;年满91-95周岁的老人,社区补贴2.5元,个人承担2.5元;年满96-100周岁的,社区补贴3.5元,个人承担1.5元。
  “即使有补贴,有的老人也不愿意花钱。宁愿待在家中。”沈伟无奈地表示,其实老人即使在家中吃饭,也可以来日间照料中心休闲和娱乐,可惜来的人寥寥无几。
  记者在青剑湖社区看到,很多老人就着一张板凳坐在楼下的过道边,或闭目养神,或在草坪边晒太阳。“去养老院,人家会说他的子女不孝。”青剑湖社区动迁居民金老伯告诉记者,他们都是农村出来的,所以都有一种世俗的看法:“养老院一般都是无儿无女或不孝顺的子女才将老人送去的地方”。所以,很多老人都不愿给子女背上这个“骂名”。而金老伯自己则认为“在自己家中也蛮好的”。
  在胜浦街道吴淞一村,动迁居民顾阿姨对日间照料中心又有另一种看法。她说,照料中心“是城里人去的地方。像我这样从农村出来的老农民,还真不习惯享受”。顾阿姨说,她喜欢在家中洗洗弄弄,这样反倒觉得自在。
  顾阿姨的女儿周女士则表示:“我父母如果愿意去,我们做子女的肯定支持,去照料中心散散心也是好事,但他们也没想到去。随老人的愿吧。”


  专家给老人一个适应期
  “我们也在通过丰富社区文体活动,吸引老人到日间照料中心来娱乐休闲。”沈伟告诉记者,,虽然他们的日间照料中心才开放两个月,就已经发现了一些问题,社区也在通过丰富的活动,想逐步改变老人的传统观念。
  目前,国泰社区有针对性地邀请医院医生到日间照料中心讲授健康知识;每上半月请艺术团到日间照料中心表演戏剧;每下半月邀请老人到社区小影院看电影。但每次演出结束或电影放映结束,老人们就散场回家了。对日间照料中心并无太多留意,这才是沈伟等社工们感到“伤脑筋”的地方。
  “我们也要给动迁居民一个适应期,尤其是老年人群体。”苏州工业园区景城社区“知晓”公益心理咨询社、国家二级咨询师覃小珊对此解释,人过中年之后,灵活性和适应性会随着年龄增长而逐步变弱。动迁对于老人而言,大半辈子熟悉的生活环境已经内化、固化为老人的生活习惯,门前的一草一木、一山一石均留有老人的宝贵回忆,隔壁街坊、亲戚好友也成为老人重要的社会支持系统。而一朝住入现代高楼大厦,原有的生活环境和支持系统发生巨大改变。因此,老人们还要有一个缓慢的适应期。
  不过,在覃小珊看来,动迁老人集中于社区日间照料中心,接受中心照护,这能够帮助老人在短时间内重新建立起固定的社交圈,重建社会支持系统。尤其在交谈中,大家会发现彼此都存在相同的不适应感,这种“同病相怜”可以让老人感受到被理解、不孤独。如果日间照料中心还可提供一些慢性病互助小组、兴趣小组、休闲旅游的项目,更能帮助老人重新找到“家”的感觉。因此,覃小珊支持沈伟通过组织各类社区活动,逐步改变老人的活动参与方式,再逐步接受日间照料中心。
  昨天下午,苏州市社会福利总院社会工作科高文钑主任表示,在他接触的不少日间照料中心,也发现过类似“遭冷遇”问题。目前,不少日间照料中心在服务定位上,关注更多的是能够自理的健康老人,对于失能或半失能的老人,提供的服务不多。但对于能够自理的老人来说,他们可能觉得在家中带孩子或在家中忙碌着,就能体现他的价值了。而到日间照料中心后,只是玩耍,反而没把自身的价值体现出来。所以,这或许就是吸引不了老人到来的一个原因。“我觉得日间照料中心可以向失能和半失能老人倾斜,并提供配套设施,而能够自理的老人就他自理生活,这或许会更加合理。”